您的位置: 首页 >> 传感器

赤脚律师死磕环境污染20年

2019.12.03 来源: 浏览:0次

拎起几本法律“参考书”,一笔一划地在横格纸上写下诉状,骆礼全又开始忙活起手头的新案子

在重庆市铜梁县,这位小学2年级文化、没有“正经”职业的老人算是半个名人:在当地一些涉嫌排污的企业看来,骆礼全是难搞的“刺儿头”,总是一而再再而三地和他们作对;在一些官员眼里,这个老头儿为了死理儿“拗得很”;到法院露面太过频繁,就连老伴也经常抱怨:“你再这样下去,家里会饿死人”

20年前的一起大面积死鱼事件,让骆礼全连同周围的几十名渔民一下子倾家荡产因笃定死鱼由当地某企业违规排污造成,他走上法庭要求索赔,没想到官司却打得格外“旷日持久”——历经“六审六判”后终究败诉

骆礼全却因此由受害者变成了“赤脚律师”,通过自学法律,他开启了义务支援之路:截至目前,67的岁骆礼全代理了90多起环境维权的案子,所在的铜梁县和附近的大足县最多,最远的乃至到了千里之外的广西田东县

“他给底层的老百姓普及了基本的法律观念,也是他们维权诉求的一个出口”中国政法大学污染受害者援助中心诉讼部部长刘湘这样评价

骆礼全展示他20年的环保维权资料中国青年报·中青 王景烁/摄

“死鱼事件随时都在产生”

骆礼全从没想过自己会充当律师的角色

1992年,重庆市铜梁县发展起“箱养鱼”,骆礼全夫妇瞅准机会第一个行动起来头 年,涪江边的这片鱼塘差不多每年能带给他10万元的收入,很多人戏称他为“百万富翁”箱养鱼随即被列为重庆“菜篮子工程发展基地”和铜梁县“三高”农业发展项目铜梁县科委还有偿资助了骆礼全2万元

“养起鱼来我可是名人哩”骆礼全笑着说

在他收藏的照片里,鱼塘附近修起了水上餐厅,与之配套的还有艘快艇“那会儿大家到船上吃鱼,都要坐快艇玩玩”他回想,“每回上面来人考察都要领到我们家,领导指着我的鱼塘说‘你看看我们铜梁建设的箱基地’”

1997年,两次污染席卷涪江,骆礼全养在涪江的10万多斤鱼所剩无几,这个铜梁县安居镇最大的养鱼户破产了

类似的还有几十家,年产2000吨的涪江箱养鱼场被迫关闭

经过调查,渔民认为,镇里的铜梁红蝶锶业有限公司曾向涪江排放污水,而污水中含量超标的有毒物质是鱼群死亡的直接缘由

这场“旷日持久”的索赔案就此拉开序幕:其后,当地渔民还起诉了环保局、水务局、卫生局等从1998年“向有关部门讨说法”,到2001年提起第一起诉讼,2006年收到第4份判决书,骆礼全屡屡败诉2011年,他申述到最高人民法院,至今没有音信

“最初只是想有个结果,没想到搞了这么久”他叹了口气,“这场维权的马拉松,我1跑就是20年”

在这20年间,负责该案件的律师换了 拨由于付不起代理费,骆礼全只得亲身上阵,“这案子事实清楚,证据充分,大不了我自己打下去”

“官司战”以外,死鱼的情况也一直未曾停止为开发天青石矿产资源、发展地区经济,继重庆铜梁红蝶锶业有限公司后,大足县龙水镇和雍溪镇又设立了重庆大足红蝶锶业有限公司

这两家企业合称为重庆红蝶锶业有限公司,年产9万吨碳酸锶,一度被称为“亚洲锶王”

据《中国环境报》早前报道,在重庆红蝶锶业有限公司的带动下,从199 年至200 年的10年间,铜梁县城周边方圆20公里内相继建立了十几家中小规模的碳酸锶生产企业这些企业很多都“临水而建,生产设备简陋,且无任何污染防治设施”

经历过死鱼事件的渔民,为了生存只好把箱迁到其他“相对安全的地方”可是污染却一直在延续,“没迁出的鱼死光了,迁出的鱼基本都中毒,也死光了”

“死鱼事件随时都在产生”骆礼全一字一顿地说

本文由入驻维科号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宝宝中暑

小孩上火

孩子积食吃什么药最好

广安哪家医院治疗男科

河源男科

石嘴山治疗宫颈糜烂费用

福建癫痫病专科医院有哪家
贵阳癫痫研究所
云南哪些治疗妇科医院好
Tags: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