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云计算

纳兰性德原名成德容易

2021.05.03 来源: 浏览:1次

纳兰性德(1655 - 1685)原名成德,字容若,号楞伽山人,正黄旗满洲,是清初著名大词人,与朱彝尊、陈维崧并称 清词三大家 。

纳兰性德生于天潢贵胄之家,赫赫宰相府,为武英殿大学士明珠长子。年少聪颖过人,文武全才。康熙十五年(1676)其二十二岁时中丙辰科二甲第七名,赐进士出身,后授三等侍卫,循进一等,武官正三品.

残雪凝辉冷画屏。落梅横笛已三更,更无人处月胧明。

我是人间惆怅客,知君何事泪纵横。断肠声里忆平生。

容若,你才华盖世,出身高贵,前程似锦,少年得意。自幼聪慧过人,誉为神童在世,是乃父明珠的掌上之珍。二十二岁中进士,君王爱你之才,赐你长伴君前,一条繁花似锦的道路在你眼前铺开。可你为何郁郁寡欢,声声断肠,字字泣血,饮水词写满了你的血泪华章。你如高空中那一轮明月,人人仰而慕之,人们只看到温柔富贵乡里的娇俏少年,谁知你心中刻骨的忧伤与悲凉。你看不惯父亲的所为,又无力反抗,你想跃马扬鞭,驰骋疆场,却是壮志难酬,难遂心愿。明是一条黄金路,却是暗潮汹涌,危机四伏,如履薄冰。官场如战场,容若,你是如此至情至性之人,你怎肯去低眉折腰,曲意逢迎?皇上要的是你的才华盖世,而不是军功盖世。当院子里的残雪映衬着月光照在这画屏上,不知何处响起这落梅横笛声,夜已三更,笛声呜咽,搅动愁肠。你满腹惆怅,落泪神伤,笛声如泣如诉,如同你的心事,九曲回肠,难解难了。

谁念西风独自凉, 萧萧黄叶闭疏窗, 沉思往事立残阳。

被酒 莫惊春睡重, 赌书消得泼茶香, 当时只道是寻常。

这当然不算什么大问题 “当时只道是寻常”, 最爱这一句,当时只道是寻常,少年夫妻,本应恩爱缠绵,可容若,你心心念念的是你青梅竹马誓结同心的绝色表妹,你的一腔挚爱早已付给伊人,可伊人已远走,一道宫墙,隔绝了海誓山盟,隔绝了天上人间,银河路迢迢,你相思血泪声声唤,再不见心爱的人回眸轻笑。伊人永驻心间,与你洞房花烛的是那温婉贤淑的卢氏,二八年华,温润如玉,殷勤服侍,极尽柔情。你放不下所爱之人,对卢氏冷冷相对,当表妹香消玉殒,你才惊觉,不如惜取眼前人。你与贤妻才琴瑟和谐,恩爱备至。夫妻之间志趣相合,恩爱日重,

“被酒 莫惊春睡重, 赌书消得泼茶香”,“莫惊”二字写出了卢氏不惊扰他的睡眠,对他体贴入微、关爱备至。夫妻二人亦有闺中乐趣,同玩游戏,比赛看谁的记性好,有时太过高兴,不觉让茶水泼湿衣裳,留得一衣茶香。可好夫妻仅仅三载,爱妻撒手人寰,天人永隔。容若在哀痛之中,立在残阳疏窗下,看见落叶萧萧,西风飒飒凉入骨,心底往事随风涌入心间,只记得卢氏体贴入微,只记得卢氏温婉良淑,只记得卢氏深爱容若,无论寒凉从无怨言。容若的心,因曾经的忽视深深懊悔,深深自责,曾经血肉相连的恩爱夫妻,曾经死生契阔,执子之手的枕边亲人,就这样轻轻放过,奈何桥隔断恩爱夫妻,此生难再见。而曾经的一幕一幕,却鲜活的重复在容若的心底、眼前,然而当时却只道是寻常。失去后才知珍惜,回首时伊人已不在。“谁念西风独自凉”容若啊容若,即使你痛断肝肠,往昔的一切已随西风远走,死亡如同一场盛宴,你我都将赴约,她只是比你先行,她会在灵魂的天国里等你来世的相会。如今再多的悲伤已难追回,怪只怪:当时只道是寻常。

共 1 01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纳兰性德为清朝著名词人,其作品婉约清丽,哀感玩艳,格调高雅,以“真”取胜的词风深受后人青睐。但如此有造诣的词人却英年早逝,令人惋惜!对于他的作品熟知一二,像《木兰词》:“人生若只如初相见,何事秋风悲画扇”,这样婉约的句子相信读者比较熟悉。本篇赏析透过幽深的笔触赏析纳兰性德的词章,有着意境清冷孤寂之美,哀婉动人,却又把情感的喟叹流诸笔端,以至于纳兰性德于梦里与亡妻相见而偶得灵感。这样执念融入的点就会出现异相,或者感通某种心念的生命信息并不难理解。在读罢作者的这篇赏析,对纳兰性德本人的性情与词意有更深的认知,其层次分明,阐述清晰入骨,颇有感触。推荐赏读,感谢赐稿,期待更多精彩呈现。【:清心如云】

2楼文友: 17:56:47 谢谢老师的精彩点评与指导,老师辛苦了!遥祝夏安!!!

昆明男性功能障碍治疗费用多少钱
株洲白癜风医院哪家好
新标木门怎么样
Tags:
友情链接
呼和浩特物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