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芯片

上帝派她和新来一起面对这个复杂的世界

2020.03.27 来源: 浏览:0次

上帝派她和新来一起面对这个复杂的世界。

她把那些为了生存掩藏在心底的弯弯小心眼美其名曰:人生的策略。

他也一样。没人能明白他和她的关系。他说:“男人有男人的雄心,也有男人的缺点。”于是,他为她所做的一切,就都是自然而然的事了。

“暧昧”这种字眼在她心中不时地跳动,他和她之间那些不能向世人描绘的心理交往称得上暧昧吗?

新是一个纯洁的人。

新眼里的世界很简单,犹如一面镜子。不愧天,不愧地,也不在乎别人的感觉。一家人相扶相助地过日子就是生活的全部。

在新的心里,他一直是贴心的朋友,她是温柔的妻。

巧者多劳,智者多虑。他和她旺盛的精力不容他们过多地沉默。

他开始欣赏她的才华,她开始仰慕他的气度。单独相处,他们不会想起彼此的性别,只有珠连壁和、共创辉煌的宏图大志。她又想:我们不过是志同道合的挚友,与男女间的暧昧毫不沾边。

他也暗自思衬:我若是太阳,她就是月亮。我们不能同时出现在同一个屋檐的天空下,双方强烈的光芒难以被这狭小的空间所包容。

他只能欣赏不能消化她的刚强;她只能仰慕不能接受他的大度。他们的情缘只限于远远遥望时被对方气息的陶醉,无福对面消受。

有一个事实做定了:他们完整了对方,填补了对方的空缺。但没合二为一,而是各自吸收了对方的精华,在精神上水墨相容,最终并列为人。

(二)刘毅之死

清晨,一个惊人的消息传遍小城:业务员刘毅死到火车道轨上。

刘毅不是本地人,他来到这个小城讨还债务。旅馆的人透露,他昨天心情很好,傍晚与一个酒店的服务员共餐。酒后二人相拥而出,然后就再没回来。

据说公安局的人很快找到那个服务员。那服务员说,他们一起来到铁路旁看过往的火车,畅谈各自的烦恼与幸运。后来她接到饭店的电话就回去了。本来答应刘毅下了班再去找他,但因有别的客人相约就没去成,打刘毅电话没人接就不了了之。

不知公安局的人怎样去调查判决这个案子,公交车上的乘客议论纷纷。

“刘毅这人我认识,一看就是老实人。不过有个缺点:好酒色,见了女人和酒就动不了地方。”“对。见了酒色就忘了要账的事。不过他清楚自己的缺点,所以讨债前轻易不喝酒。”“不喝酒他也成不了事。他这人老实倔,说话噎死人,叫人有钱也不想给他。”“他们公司怎么派这么个人做业务?”“好像是她父母的公司吧?不过不管怎样也罪不该死。可惜了!”“是呵,可惜一个大男人死到一个服务员手上。”“就是。从来女人是祸水。那服务员的话谁信?定是图财害命,听说刘毅昨天刚拿到一笔钱。”

人们正议论的起劲,一个描眉画眼,打扮入时的年轻女郎插话了:“把责任推到服务员身上是不对的。服务员是吃青春饭的,她为了挣钱会变着法哄男人高兴,但决不会图财害命,这是江湖规矩。她出卖肉体决不是她的本性。每个服务员都有一个血泪促成的历史,迫不得已步入红尘。当面对一个有家室的男人,她首先有的是罪恶感,然后才想:他得到他不该拥有的,就必须付出他得之不易的金钱。。记住:是金钱,而不是生命。她大把地挣钱,流水似地花钱,是深知钱是身外之物,生不带来、死不带去。她与男人之间,是普通的买卖关系。风花雪夜,自然轮回,不会只盯着一个男人的口袋。她也有平常之心,会想到男人身后的那个家,那个女人,她只求她付出后的所得,犯不着让这个男人为她家破人亡,担上杀人偿命这样的风险。只要青春在,钱可以无休止、轻轻松松、不赔本地挣下去,何必毁掉一个同类,而使自己的精神和肉体终身受困?

“事情会是这样的。

“早有一个和刘毅利害相关的人在这个服务员背后,而这服务员一点也不知内幕。她只是无意把刘毅领到预定的地点,然后莫名奇妙地退出,往后的事情就戏剧性地展开了。”

众人听得哑口无言,车厢里静下来。

(三)邻居小妞

合租的小院里。

邻屋的小妞,一有机会就讨好地给我说话,目的是看看我的小娃娃。

小娃娃不愿让她看,但碍于其父母的情面,也只有应付一下,还得和她搭讪几句。

“早上为什么哭?”

不答。反问:“我长大了给你看娃娃行吗?”

“你什么时候长大?”

“现在就长大了。我上学了。”

“上学了还哭吗?”

不语。过了一会儿小声说:“我上学了还哭什么?”那神情倒像是我冤枉了她。

明白了:小孩子也懂得掩饰自己的感情,在外人面前伪装自己。

(四)人之初

这几天那个可爱的小男孩刘希贤到幼儿园时不哭了。从他妈妈手里领过他来时他会说:“上学不哭是好孩子。”脸上还带着笑。

这是一个很有个性的孩子,以前每天到幼儿园都要两眼下泪地哭两声:“妈妈哪里去了?妈妈哪里去了?”然后擦干眼泪,自欺欺人地陪着老师说:“去买好吃的东西去了。”接下来的一个上午或者下午再不哭闹。虽然他不再找他的亲人,却常常惹是生非。比如抢人家东西,脱掉鞋子,乱跑乱喊。你要呵斥他呢,他会恶狠狠地瞪着你毫无惧色;你要凶巴巴地拉他回座位,他会挣脱你的手说:“我自己走过去。”你要举起手吓他,他就老实下来说:“听话就是好孩子。”你要是看一下他的眼神,那里面绝不是敬服,而是无奈的暂且忍让。

幼儿园的园长邵喜欢他的个性,他就迎合着邵做些可爱的动作。他把零食送给邵吃。邵说嫌他手脏。他把小手翻过来:“这边不脏。”并执意让邵吃。

今天下午发生了这样的一幕:

他非要把我看的书送过去给邵看,且不达目的不罢休。

我连软带硬地说那本书是我的,他死抓住书不放,嘴里不停地说着:“给那个老师送去。”我有点生气了,还是邵说了话他才不再与我夺。

我和邵又气又笑。

让邵从我手里抢过我的包。我说;“刘希贤,看那个老师把我的包抢去了,你去给我要回来。”

他走出几步,把手含在嘴里原地不动。

我和邵忍不住大笑。

他只有那个动作与我们相峙。

最后因怕把他惹哭就不了了之。

邵说,她任教二十年,没见过这么势力,敢欺负老师的幼儿。

他才两周岁零两个月,连话都说不全,怎么会有这样的人生哲学呢?

(五)借酒消愁

兴来商场租柜台时刚离婚不久,听说离婚的原因是兴的姐姐长期带着孩子住娘家,与弟媳不和。

离婚后妻子艾带着孩子冉过,兴每到星期天就把孩子接过来,有时孩子的奶奶也带孩子来商场。

去年十月份,兴复婚了。

听说兴的母亲还是看着两个孩子。

今天兴的姐姐带着两个孩子到商场玩。

冉突然大哭起来,说表弟咬了她的胳膊。兴拉过冉说:“好好的哪有人咬你?连个印记也没有,是不是被蚊子咬了?”

冉只是大哭。

兴抱起冉走到商场里面,脸色也变了,但没说什么。有人说兴姐姐的孩子确实趴到冉的胳膊上咬了一口,别人也都看清了,冉的胳膊上确实有牙印。

兴买了玩具哄冉,兴的姐姐不轻不重地数说孩子:“你为什么咬你姐姐?和别人打仗时怎么不去咬别人?光知道给妈惹祸。”

孩子像没听见她的话,嚷着要雪糕。她就买了一支雪糕,领着孩子走了。

一会儿,兴的母亲来了把冉领走。

兴第一次破例买了一瓶酒。有人问他:“你不是戒酒了吗,还买酒干吗?”兴说:“开戒了,隔壁饭馆借酒消愁去。”

兴虽然笑着说,但要流泪的样子。

(六)自卑

静问月:“你个子怎么这么矮?”

月笑着答:“我才十七岁,还长哩。”但是,月转过身时脸就沉下来。

雅在一旁说:“月穿上高跟鞋就赶上静高了。”

静说:“穿什么也不如我高,也永远不再长了。她爸她妈就不高,她还想长高?这么矮也不知自卑!”

月说:“我不自卑。矮就矮,有什么自卑的?”

静说:“一米六以下就是二等残废,残废还不自卑吗?”

月说:“我不自卑。反正我以后能找到喜欢我的对象。”

“说你个子矮与找对象有什么关系?又没说你找不到对象。”

“一个女孩子个子矮不应该自卑,没男孩子追,找不到对象才该自卑。我认为能用自己的劳动养活自己,找到对象就行,个子高矮没关系。”

静不再言语,走了。

月说:“也不知道脸红,二十七八岁了还没对象,却笑话别人矮!

(七)老爷爷的新被子和火炉子

放寒假的晓看到八十四岁的老爷爷住在仓库似的房间里,屋里堆满了粮食。

大冷的天气,屋里没有炉子。晓让爸爸为老爷爷也垒个炕,爸爸说怕炕烧得太热把老爷爷烫着;晓让爸爸给老爷爷买个电热毯,爸爸说怕老爷爷不小心触了电。

老爷爷的床上铺一个席子,席子上铺一个晓小时在上面玩耍的地垫,盖着四床露着黑硬棉絮的破被子,头下枕的是破布包着的一块砖头。

晓流着泪问:“老爷爷,你冷吗?”老爷爷笑着说:“不冷,挺暖和。”

“不冷才怪呢!”晓心里想:“我穿着新买的羽绒服在这屋子里坐得久了还会瑟瑟发抖。”

晓去质问爷爷奶奶:“为什么不给老爷爷做床新被子,点个火炉子?”

奶奶也流了泪:“傻孩子,你奶奶屋里可有新被子、火炉子?我养了四个儿子,给四个儿子盖房娶媳妇,谁给操过一点心,谁给出过一点力,谁给添过一分钱?都是我和你爷爷东拼西凑借来的。我们都是六十多岁的人了,自己种着地,自己种着菜园子,挣得钱都要用来还账。你长这么大,可曾见我们添过一件新衣服?可喜的是今年终于还完了账,压在我和你爷爷心里的石头总算落了地。明年缓缓劲,就给你老爷爷做新被子,生火炉子。”

晓回到自己宽敞温暖的屋子里,她的心里还在发酸。晓对妈妈说:“咱给老爷爷做床新被子,买个火炉子行吗?”妈妈把眼一瞪:“有你爷爷奶奶,轮到咱管了吗?”“我爷爷奶奶挣的钱都还了账,没钱买。”“活该!谁让他们给你的叔叔们置那么多东西!咱能沾他们那点光?别说咱也不宽裕,就是有多余的钱,还不得给你们这些小业货留着?”

晓不敢再言语,心里想:“等我有了钱……”

可是八十多岁的老爷爷能等到晓有了钱吗?

(八)轮椅上的父亲

父亲坐在轮椅上。

怔怔的雨开始并不敢正视父亲。

她进屋后先转过身把包挂在墙上,顺手拿过毛巾擦了擦脸。自言自语地说:“这一路走得还真有点热。”她的这个动作持续了一分钟,才转向又瘦了一圈的父亲。

父亲一直盯着她的身影。

她笑着对父亲说:“爸:您恢复的挺快,气色很好。”

“我和你孩子的爷爷比起来怎么样?”口齿不清的父亲问。

雨听不清父亲的话。

父亲重复了两遍后,雨听清了。

“您比他强多了。”雨安慰父亲:“他开始得病时轮椅都不能坐,现在照样能走。”

小侄在一旁说:“爷爷,我给你出一道数学题:一加一等于几?”

“不知道。”父亲回答。

雨大惊,却笑着淡淡地说:“爷爷怎么会不知道?爸,快给您孙子说。”

“我真不知道。”父亲说。

雨拿起了两个苹果:“这是几个苹果?”

“两个。”

“那怎么会不知道一加一等于几?”

“就不知道。”

这情景要搁到十几年前母亲病的时候,雨的感情是掩饰不住、承受不了的。但现在她会很自然地笑着说:“不知道没关系。您的病没事,天暖和了,多锻炼锻炼就没事了。”

“嗯。”父亲温顺地回应。

父亲已经很温顺地听儿女的话,但人人都知道,儿女并决定不了父母的命运。

(九)实在人

楠说她是实在人,看上了实在的我,于是她辞去了原来的员工,聘用了我。

虽然我们曾经是同学,但我知道自己的身份,一点也不敢以同学的姿态自居,一直实实在在地去工作,为了安心地去领属于自己的工资。

我与楠在工作上搭档的同时,她也走进了我的私生活。她劝我退掉现在的房子,在她家旁边重租一处。后来干脆说:“反正我的房子还闲着两个房间,我也不给你要租金,你搬过来和我一起住算了。”我笑着找借口拒绝,说自己买的新房已经竣工,不过多久就可以搬进去住。她又含着泪说,打雷下雨的时候,她一个人独住很害怕,恳请我碰到这样的天气去和她做伴,我苦笑一下答应了。

第一次发工资,楠警告我:有人说她太实在了给我定得工资太高。她回答说因为照顾同学面子,故意这样去做。只要我一心一意地跟着她干,多出几百元工资她也情愿。

第二次发工资,她又从工资里抽出几张。说现在经济不景气,所有单位工资都要下降,况且我工作也不出色,有很多来应聘的人所企求得到的工资,还不到我现在工资的百分之八十。

第三次发工资,她对我抱怨命运的不公。老天无眼,让才貌双全的她无依无靠,又丑又无能的我,有了温暖的家。“你照着镜子看看自己,哪一点能与我相提并论?偏偏没人喜欢我,偏偏让各方面都优秀的男人来娶你!”

共 5841 字 2 页 转到页 【编者按】作者的9篇微小说,题材面广,且极有哲理,读必受益。作品小短句居多,语句精练,语言丰富,且朴实无华,适合阅读。作品版面规范,段落有致,标点正确,看得出作者是一位写作严谨,基础深厚,挚爱文学的人。 推荐佳作共赏之。 【微编 王老大】【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0140406 7】

1 楼 文友: 2014-05-06 10:55:42 期盼您的新作!

2 楼 文友: 2014-05-06 16:00:11 谢王编辑及时审阅,谢谢您的精彩按语。来月经有血块肚子痛小儿咳嗽药无禁忌成分养血润燥的食物有哪些

心梗吃什么蔬菜好
四川看白癜风一般多少钱
孩子消化不好怎么办
Tags:
友情链接
呼和浩特物联网